翻译和配音我就不说了

       冰4的双线叙事是一个不得已的变化。但是漂流海上带来了双线无法交叉的硬伤,在那个没有WIFI没有3G的年代,只有海妖幻化的镜像来潜意识抒情。海上的单调生活,除了海盗似乎没法推动剧情。倒不如执着而永生的松鼠水下探宝让人有意想不到的新意,能很好的发挥了动画片的强项–推开想象的窗口。就如飞屋环游记里面那个飞翔的小屋和话痨的狗狗。
    双线的主线被限制在一块或者是几块冰面,而另一队逃遁的动物流民,也没法分到足够的笔墨去渲染。远没有冰1冰2冰3那种雪原或者是透光的大溶洞里探险的紧迫感。所以不得已的需要新的人物来补漏。可是选中的是形象已经让人严重审美疲劳的兔子,和像是马达加斯加里面猩猩表叔一样的猿类,还有那写善于卖萌的小动物。个人感觉远远没有那个恐龙牙缝里面挤出来的黄鼠狼,让人眼前一亮,性格鲜明。人物多自然就没法深度的刻画,一直就是打打杀杀。
    主题无关的话题也太多,美国似乎,对孩子的成长似乎只有青春期问题,就跟《波普先生的企鹅》里的讲述一样。但是这些毛茸茸的夸物种友情和爱情的萌动还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寄托,既不能相约去毕业舞会,也不能看超级杯,除了就是冰山上跳下来,地热的泥浆喷泉,但是这些元素在前三部里都已经陈列。倒是记得有另一个讲述纽约动物园成员故事的The
Wild 它们还能在一块其乐融融的打冰壶还是什么的球来的新鲜。
    蒂亚戈也要谈恋爱,可能是编剧想让桃园三结义的弟兄的一个平衡吧。Sid的家人都来过了,Manny的女儿都恋爱了,这只两个大牙的硬汉,也不能只是整天千里走单骑不是。但是貌似也有些来的牵强,倒是能和身处曹营心在汉的白虎,还能增加些冲突效果。
   回头看马达加斯加3,功夫熊猫2,总想怀念刚开始的动画片特有的的简简单单和清清爽爽。热衷功夫却卖面的黑白胖子,厌倦表演的有型大猫,一个进化出了各色人等的江湖,一个组建了光怪陆离的马戏团。人物越滚越多。
   
    亏得这些主角都很熟悉,就好比一个熟悉的歌手出得新专辑,虽然唱的内容有些冗长,但是声音依旧熟悉。又好比你的一个老朋友,打电话给你讲些有些沉闷的八卦,依然欣赏。
    
    

       第一次去电影院看3D的动画片,马达加斯加一直是心中很经典的动画。但是在笑过、惊叹过、无语过(翻译你懂得)之后,还是会回到一个很早之前的问题——为什么国产动画不会有这么经典的作品?。当然,并不是去否定喜洋洋和灰太狼这类作品的成绩,中国孩子甚至很多其他国家对喜洋洋系列还是很喜欢的,只是坦诚地说在想象力、喜剧元素、画面设计等方面真的还有一些差距。
    其实大家也知道很多的动画都是源自于中国的故事,包括《花木兰》、《功夫熊猫》等,国外的动画制作确实在技术和经验处理上要领先于国内,但我觉得在上述这些硬件之外,还有一些软件的东西值得我们去挖掘。
    首先,从大的方面讲,文化的差异可能是根本的因素。美国动画尤其是像《马达加斯加》这样的喜剧动画在很大程度上表现的是美国人喜欢的喜剧风格,不较真、调侃、夸张的表情、没有特定的含义或辐射等,中国人的幽默更多是“内涵式”的,比如葛优,而在动画片上,制作者更多把受众指向儿童,设计的是儿童式的幽默,而不是老少皆宜的幽默。
    其次,从小的方面讲,中国动画电影制作者胆子还不够大。看中国的动画电影,更多是在讲故事,似乎目的是要把一个故事讲清楚,开头、铺垫、高潮、结局,一切似乎都很合乎电影的逻辑,但是这样做的话观众可能更喜欢看真人导的电影,因为动画人物情感的表达比真实人物还是要差一些的;而美国动画电影是怎么做的呢?当然,他们也在讲故事,但是他们的故事讲的行云流水,很多时候我们感觉看的不是故事,而是制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故事讲述的过程中增加了许许多多有趣的、有创造性的东西,让我们在欣赏故事的同时,更欣赏到了好玩的东西。动画里面故事并不是最重要的,马达加斯加的故事非常简单,第三部就是讲阿里克斯回家的旅途,但是中间所参杂的元素非常丰富,包括音乐、人物对白、喜剧元素等都会让人们忍俊不禁。
    当然,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我为什么一直夸国外的动画,我并不是崇洋媚外,只是觉得有差距我们是要承认,然后去探索、去进步、去完善,这样才可以让我们的动画更好、更值得影票的价值。
    知道中国动画在越来越好,也希望中国动画能够兼容并蓄,发挥特长,努力成为世界动画的佼佼者!!
    

梦工厂之于迪斯尼,就是一个后来窥伺的竞争者,预夺取前者的市场份额不择手段。在这里‘不择手段’不完全是贬义词,其中除了颠覆嘲弄,也包含了虚心学习的成分。当然这种学习并不太正大光明,有点偷师学艺的味道,只有‘学’与‘反’的矛盾统一,才能动一动迪斯尼的奶酪,抢得一块动画片的大蛋糕。

《马达加斯加2》就是这样一部‘不择手段’的作品,作为一部续集,它既要保留前作的长处,又要有所突破,只得再拿迪斯尼开刀了。说来这也是梦工厂成功的法宝,《怪物史莱克》就是踩着公主和王子的脑袋勇夺全球票房的。在三年前的第一集里,四只老伙计流落到马达加斯加岛上,结识了一群‘贱贱’
的狐猴,巴不得早点回纽约的他们,最后仍然是空欢喜一场。上集的主线在狮子亚历克斯和斑马玛蒂的友谊上,企鹅特工小分队也抢去了不少亮点。这一集的丰富,编剧则把戏份的砝码加到另外两位配角河马克罗丽娅和长颈鹿梅尔曼身上,让这两只性格诧异巨大,完全不同种的动物热恋相爱,以充实整部影片的层次。这也算是小小地颠覆了已往儿童动画的观念,不在局限于同种族的爱情,只要成年人看了有感触就行。

影片最明显的学习和调侃,就是拿经典迪斯尼动画《狮子王》作为参照了。单凭企鹅们三脚猫的水平,破飞机肯定是无法飞回美国了,最终只能在非洲大草原降落,眼前一派辽阔景象,动物们的欢腾和谐,与当年的2D动画如出一辙。不单单是画面,在新旧人物的关系处理上,《马达加斯加2》也走了一条
‘拿来主义’的道路。狮子亚历克斯从个自由主义的纽约客,一下子变成了狮子王子(连狮王的名字都叫Zuba,分明是在调侃Simba),这种情节设定,与其说是转型,不如说是编剧在试图回归,向主流的价值观靠拢。自打《海底总动员》成为经典动画后,‘父子情’成了屡试不爽的动画法宝,传统家庭观念的重视,让好莱坞商业影片都把这作为一条‘最保险的剧情’,肯定能打动观影的一家老小。只是这样一来,影片就失去了第一集中的锐气,不会有更多的惊喜。这也是商业电影的局限所在,一旦制片方太过重视,就会附加许多主流观念,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想象力。幸而,影片虽然是模仿《狮子王》,同样是狮王一家三口对付坏狮子叔叔,但总算还残留了一点‘纽约客’的恶搞精神,靠着街舞来摆脱困境,最终找回水源,夺回王位。

相比主线和主角的老套,几个配角反而更加精彩些,河马和长颈鹿的性格塑造较上集更为丰满,虽然爱情来的有些突然,但总比嚼烂了的父子情更有趣些。四只贱企鹅自成一派,其灵活主动不弱于四位主角,抢车一段最为出彩。狐猴国王稍微有些弱化,倒是更加突出了功夫老太太,她与狮子的屡次对决,被导演配上了莫里康的经典西部片音乐,足见梦工厂R级幽默手法的熟练。《马达加斯加2》里不只有迪斯尼的模仿,还有许多戏仿经典影片的桥段,都是需要足够观影经验的成年人才能会心的。譬如飞机驾驶室里的玩具娃娃,似乎是模仿八十年代的经典喜剧片《逢凶化吉满天飞》;而森林里的摄像机主观镜头,则是恶搞《女巫布莱尔》。还有各种台词冷笑话等等,动画片在梦工厂手里变得成人化,戏仿化,这也是商业套路的必然,毕竟票房引导一切。

最后来说说技术上的进步,《马达加斯加2》的投资保证,细节上当然更细腻,高度拟人化的表情更丰富流畅,色彩搭配也更加的鲜艳亮丽。许多人物众多的大场面都不再是动画片的格局,尤其是草原落日和火山口祭祀,在大银幕上观赏都显得宏伟壮阔,让人心神舒畅。作为一部娱乐片,《马达加斯加2》的成功是必然的,梦工厂已经学会在颠覆和主流之间找到一种平衡,老少通吃,不管是纽约客还是狮子王都能让观众们乐得开心,甘愿掏钱买个愉快的周末。

网站地图xml地图